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魔装第六九六章分离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1-01-16

魔装 第六九六章 分离

轰……一道炸雷突然从空中落下,正击中了贺兰飞琼,而贺兰飞琼早已释放出护体神念,雷光扫过贺兰飞琼的身体,荡起了一片片金色的涟漪。

雷光的杀伤力虽然恐怖,但圣境级的护体神念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被击溃的,雷声过后,贺兰飞琼完好无损。

下一刻,贺兰飞琼抬起头,看向天空,她的眼神有些空洞,而苏唐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这一次苏唐算是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公敌,,从离开那座大山开始算起,时间已经过去三天了,在这三天的时间,苏唐和贺兰飞琼每时每刻都会遭受各种各样的攻击。

蝇虫向他们聚来,飞鸟会展开自杀性袭击,偶尔遇到行人,原来好端端的各走各的路,但只要看到他们,那些行人便会立即陷入疯狂,亡命般向他们扑来。

走着走着,巨石突然从山顶滚落,直砸向他们;在空中飞行,只要有雷光出现,贺兰飞琼必然会成为攻击的目标

这世界里的每一个生命,包括所有的沙石草木,似乎都把他们当成了刻骨的敌人。

苏唐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他好像到了死神来了的世界里,周围的一切都想让他们死。

如果不是有护体神念,他们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这些,还算勉强可以承受,作为一个圣境级大修行者,苏唐的意志早已变得极为坚韧,但,前几天聚集的所谓恶业之力,每时每刻都让他感受到难以承受的痛苦。

不管他们走到哪里,是上了高山,还是潜入水底,那些黑色的斑点都会不依不饶的跟着他们,腐蚀着他们的护体神念。

苏唐不可能二十四小时保持高度警惕,人总要休憩的,可为了把那些黑色的斑点排斥在外,他只能时刻保持着护体神念,有时候稍微松懈一下,闭上了眼,旋即就会被一种莫名的惊悸感惊醒。

“这样下去,我们坚持不了几天了。”贺兰飞琼还在看着高空,喃喃的说道。

苏唐很罕见的没有开口应答,他明白贺兰飞琼的意思,但又能怎么样呢?勘破圣境,他的体能乃至精神不知道要比寻常人强出多少倍,可终归有自己的极限。以他现在的体质,几个月不吃东西都没什么,靠着汲取灵气,他可以很轻松的支撑下来,不过要是几个月不眠不休,那绝对受不了。

“我们不应该在一起走的。”贺兰飞琼又道。

“在一起总还有个照应。”苏唐轻声道:“这里太过古怪,如果分开说不定要发生什么。”

贺兰飞琼微微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了。

天色将晚,苏唐感到阵阵倦意,他靠在一棵树上,想歇息一会。

只是微微恍惚了一下,等苏唐再张开眼睛时,天空已是艳阳高照,他去过几个类似的独立空间了,只有这里最特殊,因为有阳光、有黑白交替。

苏唐有些不敢相信,在恶业之力的影响下,他不可能睡得着的。

接着,苏唐活动了一下身体,突然发现一直如跗骨之蛆般的压力感都不翼而飞了,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苏唐猛地跳起身,环视左右,贺兰飞琼已不见了,只看到坐在枝叶上抱着浆果的小不点。

“小不点,贺兰小姐呢?”苏唐问道。

“她表一 2014年春节期间投诉举报业务分类情况走了呀。”小不点回道。

“走了?去什么地方?”苏唐皱眉道。

“不知道。”小不点摇了摇头:“对了,妈妈,她让我转告你一句话。”

“什么话?”苏唐一愣。

“保重。”小不点道。

苏唐错愕在那里,他明白了贺兰飞琼的用意,而事实证明,贺兰飞琼的选择是正确的。

当时他也问过贺兰飞琼,有没有修行过别的灵诀,但贺兰飞琼没有明确回答,应该有一些顾忌,例如她曾经做出过承诺等等。

那老者传与贺兰飞琼的灵诀,人们会在地球上观看到绚丽极光现象应该就是控制这大千灵种的诀法,所以,在贺兰飞琼运转灵诀的时候,大千灵种所蕴育出的神识立即把贺兰飞琼当成了仇敌。

大千灵种蕴育出的神识会利用灵种内所有的力量,想方设法除掉贺兰飞琼,如果他留在贺兰飞琼身边,也会被大千灵种视为敌人。

现在,随着贺兰飞琼的离开,他感受到的恶业之力也全部消失,也许那大千灵种只在意贺兰飞琼一个人,或者是能力有限,只能把精神投注在一个目标上。

但不管怎么说,他现在恢复正常了,而贺兰飞琼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苦苦支撑。

苏唐沉默了良久,就在这时,几辆马车从远方驰来,苏唐抬头看向那几辆马车,按照惯例,马车上的人看到他,应该立即发疯一般冲过来,但这一次,车夫们只是懒洋洋的看了看他,便驾驭着马车疾驰而过,完全把苏唐当成了空

“阿巧呢?”苏唐向小不点问道。

“它跑出去玩了,妈妈,要它回来吗?”小不点回道。

“嗯。”苏唐点了点头。

小不点双瞳中闪过一缕亮光,时间不长,变异银蝗的身影出现在天际,化作一道银线,向这边而来。

“我们走。”苏唐飘身纵起,落在变异银蝗的背脊上,圣座依然在这里,贺兰飞琼并没有把圣座拿走。

接下来的几天,苏唐一直漫无目的的在天地间游荡着,他对这里一点都不了解,也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按照贺兰飞琼的说法,大千灵种隐藏着无数个小秘境,但秘境之间该如何穿行,连贺兰飞琼自己也不懂,他更没办法搞个明周密部署。一是及时动员部署白。

一直游荡到第五天的黄昏,苏唐突然感应到侧方传来了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他略微顿了顿,立即命变异银蝗改变方向。

不管那里有什么,总比自己这样浪费时间好

变异银蝗似乎感受到了苏唐的急躁,身形一旋,把速度提升到极致,向波动传来的方向急掠而去。

只是几息的时间,前方出现了一面潭水,在潭水中心,一道道水花正不停翻腾着,灵力波动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变异银蝗悬停在潭水上方,苏唐先是扫视了一圈,发现没什么异常,便把视线转到潭水上。

水花翻腾得越来越剧烈了,最后化作一道柱形的水浪,直冲向空中,紧接着,潭底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大洞,洞口似乎拥有某种压力,把潭水向四下排开。

下一刻,一条人影从洞中钻了出来,他手中还持着一张弩,钻出来之后,他先是把弩端起来,身形慢慢转动着,好似在提防有人袭击,随后松了口气,又把弩箭放下,就在这时,他感应到了变异银蝗散发出的波动,脸色大变,抬头向上看来。

苏唐和那人的视线撞击在一处,那人唬得差一点跳起来,随后嚎叫一声,转身向那黑漆漆的大洞冲去,接着跳入洞口,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袁家的弩手?没死?苏唐犹豫了一下,随后命变异银蝗向那黑漆漆的大洞冲去。

变异银蝗快速扇动鞘翅,快接近洞口时,又猛然把鞘翅收起,身形就像一颗巨型的筒状炮弹,直撞入洞口中。

苏唐什么都看不到了,接着眼前一亮,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迎面扑来,他愕然发现,自己出现在冰天雪地之中,而那袁家的弩手似乎被惊呆了,浑然忘了逃跑,傻傻的看着四周。

“不可能……不可能……”那袁家的弩手突然发出嚎叫声:“我要回去”

喊声未落,也不知道那袁家的弩手哪里来的勇气,居然跨步向苏唐这边冲来。

唧唧…变异银蝗发出不满的叫声,随后挺动触角,一双触角如灵蛇般向那袁家弩手的胸膛刺去。

“留他一命。”苏唐突然道。

变异银蝗挺直的触角立即软化了,变成两条长索,卷在那袁家弩手腰间,随后便把那袁家弩手扔了出去。

噗通……那袁家弩手落在雪地中,变异银蝗没有用力气,那袁家弩手自然不会受伤,他又立即翻身跳起,用破灵弩瞄向苏唐。

“这里又不是神落山,你以为破灵弩还有用?”苏唐冷冷的说道。

那袁家的弩手双眼血红,用破灵弩遥遥指着苏唐,身形一点点向后退去,但只退了几步远,又突然不受控制的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苏唐注意到,那袁家弩手的衣衫很单薄,他想到了什么:“你不是从这里过去的,对吧?”

那袁家的弩手身体在微微颤抖起而且是经过薄熙来同意的。如果在王正刚提议后来,倒不是因为被苏唐说中了,而是因为这里的气温过于寒冷,加上他的衣衫被水浸透,已凝成了薄冰。

苏唐回过头,看到在雪白色的冰壁中,有一个洞口,刚才他就是从里面穿出来的。

“有意思。”苏唐笑了,接着纵身而起,那袁家的弩手急忙向着苏唐扣动弩机,不过,他没想到弩机也被寒冰冻结了,而他的手指被冻得僵硬,居然没能扣动。

等他再想使劲的时候,苏唐已经飘落,探手抓住了他的头发,把他拎了起来。

下一刻,苏唐落回到变异银蝗身上:“走,我们回去”

治疗阴道炎的药物
成都阳痿治疗哪家好
庆阳牛皮癣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