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异世废材风云第两百三十五章魔气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异世废材风云 第两百三十五章 魔气

第两百三十五章

小小的房间中静悄悄的,只能听到元一自己传来的若有似无的呼吸声,氤氲的水汽蒸得人昏昏欲睡,意识都有些迷离。泡在温泉池中的元一不禁舒爽的喟叹出一口气,这感觉真好。

突然,元一浑身一颤,周围有股异样的气息传来,猛然的睁开眼。一双明亮的黑瞳,哪有半分的迷离,狠狠的瞪着眼前突兀出现在房间中的男人。看清来人,眼眸中露出些许疑惑,刚刚条件反射抬起的手,不自觉的放了下来。

“你的警觉性终于提高了那么一点点了。”男人懒懒的道,伸手拨了拨依旧温热的池水,似乎在试试温度,确认之后。男人的嘴角掀起,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旁若无人的褪了衣衫,只剩下一条底裤,“咕咚”一声,颀长的身躯跃入了水中。白皙的肌肤在水汽的蒸腾下渐渐的红润起来,乌黑的长发直直的落入水中,丝丝分明,精致的锁骨,坚实的臂膀,完美的曲线,就算是一流男模也无法比拟。可是,有这样当她不存在的吗?

反应过来,元一只觉得一股热气冲向脑门,面色瞬间涨红,不知是被气的还是羞恼的,后知后觉的惊叫一声:“该死”手下立刻动作,一道由水元素组成的一米来长的水刃激射而出,到了圣阶九星巅峰对于元素力的控制完全不是王阶时可比拟的,她已经学会心随意动的使用元素力了,只是这威力比起专心研制的术法绝技还是有差距的。对付对付下阶可以,同阶的争斗却是弱了。

挥手射出水刃直直的袭向对面的男人,元一没有理会男人接下来的动作。迅速的拉过一旁的大浴巾,卷在身上,再次沉入水中。

男人随手击散水刃,有些莫名其妙的看向突然发难的元一,满脸的疲惫之色。语气中透着无奈和不解,低声喝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元一气急,因为怒气呼吸有些急促,稍稍平复一下,没好气的道:“你还问我,你这时候出来干什么。没看到我在泡温泉。”

冥夜随意的瞟了她一眼,理所当然的道:“我刚刚修复完身体,就出来了,这温泉虽然比不上我宫里的地炎池,却也勉强凑合。对我这新身体有益处。”冥夜说的一本正紧。

元一已经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喉头翻滚了许久,终于咬牙硬生生的挤出几个字:“男女有别你不知道啊!”

冥夜惊讶的眨了眨眼,一双金色的眸子定定的看向一旁的小女人,刚刚因为他刚重塑身体,很是疲累,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想好好休息。这会被她一提醒。仔细看过去,记忆中少女清丽的脸庞已经完全长开了,因为怒气而红润的面颊带着丝丝的妩媚。一双明眸羞恼的瞪着他,只觉得说不出的动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少女原本消瘦的身姿莹润了许多,玲珑有致,没在水中若隐若现,白皙的肌肤莹白如玉。淡淡的红润更显诱人。冥夜只觉得喉头有些干涩,冰凉的身体越来越热。有什么东西想要冲破一般,身体越发难受。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他瞬间不知所措,身上的气息不禁有些紊乱以及神怪绝技的一群天才科学家。该剧的G点就是:即使死者被变态杀人狂弄得只剩下一颗牙、一撮骨头渣子了,视线却挪不开分毫,直直的看着。

元一被冥夜直勾勾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愣,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半响才干巴巴的问了一句:“你还看什么?”

冥夜回过神来,猛然的转身,有些狼狈的趴在池壁,深深的喘了几口气,金色眸子露出茫然,他这是怎么了。

“你快把衣服穿上。”

元一听着努力做社会主义法治的忠实崇尚者、自觉遵守者、坚定捍卫者。(田哲)冥夜嘶哑的低吼声,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这是贼喊捉贼的节奏吗?转眼看着冥夜急速的背过身,刚刚的羞恼烟消云散,有些哭笑不得。翻身利落的从水中跃出,挥手间黑袍自动附在身上,带上伪装戒指。看着依旧有些愣神的冥夜,一个想法不经意的冒了出来:这孩子不会被她吓到了吧,她的身材有那么吓人吗。

“冥夜,你没事吧?”元一有些疑惑的轻声问道。

“没事,咳……咳……”男人急急忙忙的回答声,居然不小心呛住了喉咙。

“你不会是害羞了吧,这应该算是我吃亏吧。”元一更是觉得好笑,眨眨眼,快速的闪身,盯着冥夜那张如同煮熟的虾子般红透的脸庞,不禁笑开了花。

“你才害羞。”闷闷的声音似乎从牙缝中挤出,看着眼前小女人笑得越加猖狂,不禁撇开脸,咬牙切齿的道:“说了不是就不是,你这点姿色别说在魔域,就算是在特伦这块小地方,都上不了台面。”

元一看着冥夜冷下了脸色,知道玩笑不宜开过了,至于自己的容貌,她有自知之明,比起冥夜,她就是渣渣,所以完全不计较冥夜话中的贬低。“好了,别闹了,你慢慢泡吧,我先出去。”

“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女人。”冥夜瞪着元一潇洒的背影,不禁嘀咕道,有些怨,又有些庆幸。

离元一所在小旅店几条街外,却完全不似这边的清冷,繁华的街道人来人往,喧哗之声络绎不绝。在整条街道的中心,是一座极尽富丽堂皇的酒楼,红艳的地毯镶嵌着金色的华丽花纹,从前门的琉璃台阶一直铺到大厅之中,金碧辉煌的装修错落有致的点缀着姹紫嫣红的奇花异草,一片花团锦簇的富贵景象。可是此时酒楼门前却和平时人来人往、车马如龙的景象不一样,一个客人也没有,大门还紧紧的关闭着。

酒楼大厅内,一个身穿白袍的贵气公子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一只手随意的拨弄着额角一缕散落的发丝,一只手拖着脸颊,看上去牲畜无害的脸庞带着浅浅的笑意。俊美青年周围除了一个年纪稍长,其余都是清一色的俊男美女,这些人赫然是元一在城门口遇到的那一批人。

在众人包围的中央,一个身穿黑袍的男人静静的趴跪在地上,低下的脑袋完全看不出他的表情,男人身上到处都是深可见骨的伤口,都未处理,鲜血缓缓的沿着已经看不出原色的暗褐色肌肤蔓延到地面之上。

俊美青年满是兴味的瞟了地上的男人一眼,懒洋洋的道:“你还是不肯说出魔殿的下落,看来我不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了。”

地上的男人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一般,一动不动,就像一尊雕像一般。

青年眼中闪过一抹戏虐的光芒,嘴角拉扯出更大的弧度,如同逗弄老鼠的猫一般,又像是一个喜欢胡作非为的纨绔少爷一般,缓缓的拉长语气道:“看你还挺有骨气,我最喜欢这种性格,我给你一次逃跑的机会,机会只有一次哦,失去了就万万没有了。”说完挥了挥手。

地上的男人只觉得原本束缚自己的禁制一松,虽然伤口依旧在流血,却并不妨碍他的行动。男人死一般沉寂的眼眸闪过一抹诧异,抬起头来,看着端坐在椅子上笑得灿烂的贵公子。男人眼中闪过一抹狠戾,有了生的希望谁也不想死,暗自咬了咬牙,紧了紧拳头,身体如猛虎一般袭向中间的俊美青年。

一掌握住贵公子的脆弱的脖颈,黑袍男人满脸的得意之色,冲着众人嚷道:“乖乖给我后退,不然你们公子可就不好受了。”只是男人并未注意,他紧紧束缚的青年并未露出一丝一毫的惊恐,冲着众人勾了勾嘴角,无声的示意众人退后。

众人皱皱眉,虽然不明白,却是不敢违逆青年的意思,缓缓的退后。

男人看着众人的脚步,眼中闪过欣喜,身影抓住青年缓缓的后退,退至大门,出了酒楼,男人突然面色一喜,像是发现什么,带着青年身影快速的没入夜色中,居然朝着元一所在的方向而来。

正在房中冥想休息的元一,眉头一挑,缓缓的睁开眼,她感觉有股异样的气息正向着这边靠近。冥夜也似乎有所察觉,整理妥当,从温泉池中缓缓踱步而出。看着已经清醒的元一,沉声道:“有魔气在向我们靠近。”

“呃,怎么会这样。”元一微微有些诧异。

冥夜脸色似乎有些不自然,扭过头,低声嘀咕一句:“可能刚刚我漏了一些气息出去被他们察觉了。”

元一恍然大悟,黑眸亮闪闪的,满是戏虐之色:“还说不是紧张,居然连气息都不稳了,看来你以后还是远离……”

一句话还未说完,就被冥夜恼怒的打断了:“你还是女人吗,提起这些一点也不害臊,他们来了两人,都是圣阶九星巅峰的实力,我现在刚刚恢复身体,虽然可以自行转化元素力为魔力,时间有限却也只能达到你们人类的圣阶九星巅峰水平,你自己小心点转行到另一家公司做了人力资源管理。程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

元一见好就收,笑着点点头。其实她也不想这样,被人看光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冥夜并不是人类,可是或许在她心里,他已经和人类无异,既然已经发生了,只能认了,为免得以后尴尬,这样的结果反而再好不过了。(未完待续)

ps:码字,上班,码字,上班~~一天一晃就过去了~~明天希望我能尽早码完,感冒的滋味不好受~~<关键是对贫铁矿采选技术的理论和实践进行深入、系统研究/p>

合肥早泄治疗费用多少钱
银川妇科哪家好
海口牛皮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