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雷士内斗再升级吴长江王冬雷互指对方涉罪物业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10-22

于是 雷士内斗再升级吴长江王冬雷互指对方涉罪

雷士照明董事长兼临时CEO王冬雷此前指责雷士创始人、原CEO吴长江涉嫌1.73亿元违规抵押担保等三宗罪;吴长江则在昨天(9月11日)对上述指控予以否认的同时,指王冬雷利用职权侵吞了德豪润达应当支付给吴长江的1亿多港元,涉嫌犯罪。

谁之罪

9月10日,雷士照明披露了有关吴长江侵犯上市公司利益的信息,核心内容是吴长江涉嫌1.73亿元违规抵押担保。吴长江或因此涉嫌挪用资金罪或职务侵占罪,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三宗罪。

雷士照明CFO、董事会秘书谈鹰透露,8月29日雷士照明要求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对重庆雷士银行账户进行查封,在查封过程当中发现这些账户有些异常。我们发现原来公司资金早已经被做了违规担保,这些担保在公司董事会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目前我们正在向公安机关报案。

对此,吴长江说,2010年12月,重庆市南岸区政府、雷士照明、香港无极照明公司三方签署招商协议:南岸区政府出让21.9亩土地给香港无极,由香港无极投资建设雷士总部大厦项目。雷士照明对该项目不投资金,却要在项目建成后,将中国企业总部、结算中心迁入大厦办公。在达到约定的总产值和纳税额度后,南岸区政府承诺给雷士照明优惠政策,如项目冠名权、五年内高管个人所得税区级部分返还、政府优先采购雷士产品、协助推广雷士产品、五年内企业税款区级部分给予90%补助。

吴长江代理律师、北京市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熊杰向《第一财经》补充说,因后来香港无极在兴建雷士总部大厦项目中出现资金短缺,又不能在内地直接贷款,所以委托重庆恩纬西、重庆雷立捷替其贷款,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下称雷士中国)提供贷款担保。同时,香港无极用在建项目向雷士中国提供了反担保,在建工程加上土地价值现已超过10亿元人民币,大于雷士中国的担保金额1.73亿元。

恰恰是王冬雷这次向重庆高院申请全面保全雷士中国的账户,引起银行恐慌,要求提前收贷。吴长江说。

熊杰认为,吴长江的行为不构成挪用资金、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及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三宗罪。吴长江以雷士中国为雷士总部大厦项目重大利益提供担保,即便其未按照程序办理仅属于企业内部纪律问题,属于经营管理过错,不构成刑事犯罪。

子公司架构玄机

8月29日,雷士照明的股东大会已经罢免了吴长江执行董事的职务,但现在吴长江仍是雷士中国的董事长和法人代表,仍然掌控着雷士重庆万州基地。一位接近雷士的人士告诉本报,王冬雷下一步要把吴长江清出雷士中国,但是雷士照明子公司四个层级的架构设计带来了一些阻碍,需要通过复杂的法律程序才能完成。

熊杰介绍说,雷士照明100%控股在维尔京群岛注册的世通投资;世通投资100%控股在香港注册的香港雷士;香港雷士100%控股在重庆注册的雷士中国。雷士照明董事会有10多名董事,但世通投资、香港雷士只有吴长江一位执行董事。因此,雷士照明不能直接罢免吴长江在雷士中国的职务,只能经过子公司世通投资、孙公司香港雷士,一层一层来推进解决。

2012年底,吴长江将所持大部分雷士照明股权转让给王冬雷旗下德豪润达前,曾与王冬雷签订私下协议。双方约定德豪润达作为大股东向雷士照明所派遣的董事长、董事及管理人员,必须是吴长江指派的人选。(王冬雷曾对此回应,前提是不侵犯上市公司利益)熊杰说,因此,吴长江已经向开曼群岛的法院提出诉讼,并获受理。当开曼法院还没判决前,世通投资、香港雷士的执行董事就变更不了,更不用说变更雷士中国的董事长。

不过,谈鹰表示,8月29日雷士股东大会以后,所有在境外要完成的法律程序已经全部做完,吴长江在上市公司以及在境外所有的控股公司里面的董事职务均予罢免,我们取得了相关的在中国内地使用的法律公证,这些材料已经递交给了各地工商部门、相关政府部门,我们希望政府部门配合公司完成这样的变更手续,因为每拖一天对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就越大。

至于重庆万州基地的接管问题,谈鹰说:在重庆方面,因为吴先生的阻挠,在公司里面有一些吴先生比较亲信的员工,也有很多不知情员工,造成了董事会目前未能接管,随着事件真相大白,以及我们取得完整的法律资料,这个接管指日可待。

昨天,吴长江还指王冬雷利用职权侵吞了德豪润达应当支付给吴长江的1亿多港元,涉嫌犯罪。不过,上述接近雷士的人士认为:吴长江没有证据,这是子虚乌有、混淆视听、拖延时间。

合肥妇科哪家医院好
治疗肾损伤高血压常用药物
上海治疗子宫内膜炎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