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废柴要逆天医品毒妃第章离奇阵法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废柴要逆天:医品毒妃 海上距离约7公里 第26章 离奇阵法

第二十六章离奇阵法

“不必顾忌我,我心里有数的。”裴清风对于自己这毒的来源一直在进行暗中调查,虽然一直没有结果,但也是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的。

“这种毒阵,似乎是有意识的。”

许是之后要说出的话连白珞初都觉得有些沉重,不由得深呼吸几次,才继续说了下去:“你身上这种毒阵,我是在一本古籍上看到的,上面记载着这种毒阵,你身体的情况你自己也清楚,我要说的是你不曾知道的。这种毒阵第一次出现,是在一对父子身上,父亲医毒双绝,但是在修炼一途上没有太多的建树,所以便将希望寄托在了儿子身上。”

话到这里,裴清风继续说道:“但不是和其他父亲一样多加培养,他选择将这种毒阵植于自己儿子体内,不断的通过毒阵吸收儿子在修炼过程中的获得的灵气。儿子的修为越高,他吸收的就越多越频繁。

可惜他的儿子在修炼一途上天赋也是中下,在同等的修为中,儿子体内的灵气比其他人要少。到最后,他所需要的灵气超过了儿子身体的负荷,于是儿子就……因为灵气被吸干而死。我说的对吗?”

本来稍微有些缓和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更加沉重,仿佛此处的空气都凝结成了固体。两个人之间除了彼此的呼吸声,竟然是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哎,毒阵是在我身上,我都不觉得可怕,你在这沉重个什么劲儿啊?”裴清风“啪”的一声将折扇打开,满不在乎道。

“对不起,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些了。”白珞初心下明白,这狐狸怕是已经将这种下毒阵之人猜了个七七八八,便没再提起源头这事儿。

裴清风看到眼前讲究结构的小丫头那么失落,还以为是因为这小丫头要说的话被自己截走了话茬有些不开心,便只能开口安慰道:“你知道的已经很多了,这世间多少号称医毒双绝的圣手,都只是看出了症状,连这毒是什么都不知道,压制它的法子也没人知道,更别提解毒。你不过才十几岁的年纪,能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

白珞初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自己前世也已经活了不少岁月,如今被这么一说实在是有些装嫩的嫌疑。

“可你不是不相信我的吗?”白珞初突然想起,眼前这人话虽说的好听,可实际上还是不是特别信任自己。

“连那些所谓‘圣手’都治不了的病,你一个还没有我年纪大的小姑娘却说能治,暂时不相信你也是人之常情吧。”

裴清风突然感觉这太阳穴有些一突一突的,实在是没想到这小姑娘记性好的出奇,这下自己的话两相矛盾,着实有些打自己的脸。

“那你,到底要不要治病啊!治的话就赶紧给个准话,免得我老是惦记着”白珞初像是突然想到裴清风还没有给自己答复,开口便是问裴清风要一个答案。

像是想到了什么又煞有其事的补充道“哎呀:“我跟你说啊,我问你要的诊金呢,是因为我现在缺钱,人穷志短的,所以呢,降低了自己的身价。可你要是再拖等到我不缺钱了,可就没这么好的价钱了。毕竟这天下能解这毒的就只有我了。那些所谓‘圣手’在我眼中,简直不值一提。”

白珞初这话的确不假,前世受到诸多人的忌惮,除了因为自己是魔道妖女之外,更是因为自己乃是这世间真正意义上医毒双绝的圣手,剩下的那些人大多不是医道强于毒理,就是毒理强于医道。

但是那些名门正派,因着白珞初是魔道妖女,自然是不肯求上门来,便只能找到那些所谓医毒双绝的人,请到自己宗内当那圣手。那些的医术也好,毒理也罢,在白珞初眼中,的确是犹如三岁稚子的水平,不值一提。

裴清风看到眼前的白珞初,明明不过是十几岁的年纪,偏生的要装作老成,而那稚嫩的脸和熠熠生辉的眸子,实在是让人无法把她和医毒双绝扯上关系。

明知道自己并不相信她,却依旧这幅自信满满的样子,让裴清风觉得有一些好笑。他也确实是笑出了声的:“噗,哈哈哈哈哈……”

白珞初觉得这个人还真是莫名其妙,自己就这么让他觉得好笑吗?

“喂,我就这么……”白珞初还没有问他为什么笑得那般开怀,话茬就又让裴清风截了去。

“你就没有觉得,你今天看到我的时候,我同上次去找你时有什么银团贷款余额、牵头银团笔数、代理行笔数等主要经营指标持续位列股份制银行首位。浦发银行一直以来大力支持上海金融中心、航运中心的建设工作不同?”裴清风将轮椅转了个,由原来的背对着白珞初的姿势,变成面对着白珞初的姿势。又将本来放在扶手上的手张开,好像是在展示他的情况。

只是裴清风没发现此时他的动作就像是等着白珞初撞进他的怀里,他好拥她入怀中。

白珞初在这男女风月一事上确实没有任何天赋,是以如今她也并不觉得二人做这些动作有些不妥。

不过对于裴清风坐在轮椅上这件事,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看来这只狐狸,不仅老谋深算,更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个中好手。

以他的身份,众人看到他坐轮椅不曾关心寒暄,而是习以为常,这就证明他平时在众人面前就是这幅残疾人的样子。

而自己先前给他把脉的时候,又不见他体内有陈年旧疾,腿部的经脉还比平常人要发达。

如今又为了避开解毒的话题拿自己的腿来说事,一看就知道是装的,还妄想在自己这里博取同情?啧啧,真是妄想。

“怎得不问我,为什么坐轮椅?”裴清风看到白珞初不出声,就接着问道。

白珞初倒也只是笑笑,刚要开口调侃,就发现这附近人渐渐的多了,便又重新拉过轮椅,让裴清风背对着自己,又将那轮椅推得远了些才低头附在裴清风耳边轻声说道:“这两幅药草可是只看你体内那毒阵的诊金,阁下若是还想看看你这腿怎么治……”

白珞初说到这,略一停顿,看到周围没有人,才又接着说道:“或者是看看这个腿,怎么才能给你治成在外人看起来都是残疾的样子,但是实际上是完好无缺的腿,这么个技术活,可是要开另外的价钱的。”

广州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哪家好
两岁孩子拉肚子
成都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