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骄婿第二百三十七章研究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6

骄婿 第二百三十七章 研究

额头郑州西亚斯国际学院学生正在展示梦想艺术家袁明起先生的书法作品组图《中国梦》(中国图片库毕兴世摄影)上的痛在放大,失去父兄的悲伤以及即将失去生命的恐惧,像一根绳索紧紧的绑缚着她,将她不断的向下拉扯,坠入冰冷漆黑的深渊。

“小笨蛋,别哭,快醒醒。”

“别哭了,是我的错,我不该喂你吃那些。”

“求你醒来,我知道错了,别哭,别哭……”

耳畔一声声呼唤,将她悲伤涣散的意识渐渐凝聚起来,她渐渐感觉到热,感觉到有人在抱着她,闻得到熟悉的气息,有人将唇落在她的额头。

怀中的人极度的不安,自从回了王府上院主卧,她就一直在作噩梦。萧错衣裳都没换的紧紧搂着她安抚着她。

然而见主子发高烧还说胡话,又不停地哭,珍玉、绿竹和吴嬷嬷三人急的头发都快白了。还要去宋氏和廖氏跟前回话,说傅萦并无大碍,拦着他们不要这会子就来,免得看到傅萦这样受不住,若是两个长辈再病了,府里就更乱了。

傅萦这厢睁开眼,看到的是熟悉的帐子。她一瞬还有些分不清梦境与现实。刚才那个梦真实的就像是才刚发生过的事。

原来真的有遗书。然而遗书上的内容怕是任何人都想不到吧?遗书被大周使臣烧了,也没有人能猜得到吧?

还有,推她的人是大周使臣。

现在死无对证,当初去送傅家人尸身回国的使臣,都在返回大周的途中遭遇了马匪截杀,如今怕早就尸骨无存了。

见傅萦醒来后只顾盯着帐子发呆。眼神空洞的像是个木偶,萧错的心提了起来。大手小心翼翼的摸摸她的额头,道:“还好。热度已经退了一些,小笨蛋,你还好吗?疼的厉害吗?”

傅萦摇了摇头,想翻个身,动了一下却觉得没有丝毫力气。

萧错见她如此平静,反而更紧张了。

原本他还在想她醒来时得知孩子竟然没了,还不知会如何悲痛欲绝,因为在梦中挣扎的她呜呜咽咽的哭声,让他都跟着哭了。

可是她醒来后却如此冷静。

萧错觉得意外的同时担忧更甚。

“阿错。我做了个梦。”傅萦的声音沙哑低弱。

萧错抿着唇,生怕她说出一句“我梦到孩子没了”。他觉得自己会跟着崩溃的。大手捂着她冰凉的腹部,道:“我知道。我都知道。你不要难过,我已经找太医瞧过了,你身子并没伤及根本,只要好生调养,咱们以后还会有孩子的。萦萦,是我的不是,我不该喂你吃那些东西。你明明已经在防备了,是我不好。”

傅萦很难过。她还没来得及正式的接受自己即将成为一个母亲的现实,那个孩子就消失了。如此匆忙,欢喜和诀别都来的这样突然。她的喜悦甚至还没来得及回味。

傅萦闭了闭眼。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是惘然。她一个人哭就够了,何苦还要再带累一个跟着揪心的?

“你也不要难过。如你所说,我身子无恙。将来还会有孩子的。这个孩子来的太早,我也还35级以上的玩家都可以凭掉落的元旦贺卡进行抽奖兑换。大唐中的元旦贺卡也是花样繁多没做好做母亲的准备呢。你放心,我虽然难过,但也不到无法释怀的程度。只是想知道真相。”

傅萦的话慢条斯理的说完,萧错心中已是恨不得多疼爱她几是一类典型的B2C企业。4、代理行的转型之路:为开发商定制工具归根结底分。

这样懂事识大体,不会胡搅蛮缠,且懂得为他着想。他何德何能,能的此爱妻。

萧错拉着傅萦的手道:“你看得开就好,岳母和外祖母都急疯了,他们估计也都知道了消息,原本他们还要来看你的,我没有点头。”

“等我好了在看不吃,他们上了岁数的,现在见了反而还要跟着焦急,万一再病了呢。”

“说的正是这个道理。”

傅萦说了几句话,就有些困倦的垂下长睫,却不甘心现在立即睡着。

糖球在地上喵呜了一声,一跃上了床榻,在床尾处团城一个雪白的毛球。

傅萦眯着眼,声音细细的,将方才梦中所见的情景一字不落的告诉萧错。

萧错听着,面色凝重起来。

“你是说,岳父的确有这所谓的遗书。但是内容被人夸大了。而且当初的大周使臣,还害了你?”

“我不能确定。”傅萦闭了闭眼,仿佛在积攒力气,半晌方续道:“我不知道梦里见到是否是真的。当日我一头撞上柱子,之后好容易活了下来,却有许多事情都记不清了。有时梦中偶尔能模糊的看到一些画面,却也看不真切。这些记忆或许一直都在我的脑海中,只是我没有触碰到。”

以前在武略侯府,萧错问起遗书的下落,傅萦就曾经说过实话。萧错也一直都知道,傅萦伤的那样重,如今还能活下来,等于是捡回了一条命。她能够健康快乐的活下去,就已经是最要紧的事了,谁还会要求她必须要想起遗书的内容和下落?

如今,她想起了遗书的内容,又何尝不会让人唏嘘?

只是……

为何其中会有大周的使臣参与进来?

要知道,使臣是听命于皇帝的。难道当初傅刚的死,与皇帝有关?

不,不不!

当日皇上在与北蛮一战之后就失踪了,否则她也不会不远万里的到东盛国去寻找线索。更不可能遇上傅萦对她情根深种。

一个失踪的皇帝,是如何让使臣去造成一个傅萦看过医术的假象,又要动手杀了她。

萧错前思后想,素来灵活的脑子也觉得不够使了。

傅萦闭着眼,心情已经能够平静了。

“那段日子在侯府,我编了谎话忽悠祖母,说是父亲将家产给了我六成做嫁妆。那群人视财如命,自然会追寻遗书的下落。若是当时我还记得,我就会告诉他们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这件事,怎么看都知道是谁动的手。

萧错抿着唇点头,“不要再想了。我吩咐他们预备了好克化的粳米粥,你好歹吃一些用了药再睡一觉才是正经的。”

傅萦知道他不愿女人家参与这些事情,而且中间还涉及到对他恩重如山的皇兄。

就算中间没有,况且那一笔烂账,放在谁眼中都是一团混乱的。

傅萦不在顶撞,只点头道:“好。”

萧错大喜,吩咐人端粥来。(未完待续……)

通化医院白癜风哪好
婴儿胀气严重怎么办
上海医院妇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