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末日无道 第两百六十一章 误会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3-31

末日无道 第两百六十一章 误会

听到穆南的求救.徐小云非但沒有上前帮忙.反而更加警惕地后退了两步.穆南之前虽然看上去有些不正经.可是实力还是受到了徐小云肯定的.至少在徐小云的心中.这个男人的实力并不弱于他.那么他都无法解决的事情.徐小云又有能力上前帮忙吗.

当然.这主要还是徐小云并沒有真正将穆南当做自己的原因.否则以特种兵的铁血作风.就算是明知不敌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战友的.至于此刻的徐小云心中正在思考的则是穆南到底遇到了怎样的情况.会不会对她和外面的兄弟们产生威胁.

“这女人还真是个白眼狼.”穆南心中暗骂一声.倒是逐渐平静了下來.目前的情况他似乎已经无法将右手抽出來了.而且体内也已经布满了那种阴冷的力量.就算是现在做出什么壮士断腕的壮举估计也沒有什么用了.还不如坐等看看后面到底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或许是心态放轻松了.穆南感觉体内的那种力量也不是那么阴冷了.就好像冰激凌最初异常的冰凉之后.一种如糖精甜味般的舒适感觉逐渐从身体各处升起.像是浑身每一个细胞都侵泡在了蜜糖之中.那种甜而不腻感觉醉人之极.

就这样.在徐小云紧张的注视之下.原本慌张之极的穆南逐渐露出了一种变扭的笑容.在徐小云看來甚至带着几分说不來的猥琐.就像是一个猥琐大叔成功用一块棒棒糖骗了一个小女生跟他看“小金鱼”一般.

“吼.”就在穆南即将在这种舒服到异常的感觉之中缓缓睡去的时候.一声充满了无尽不甘和愤怒的怒吼突然在穆南的耳边响起.那只沉寂已久的尸魁就像是回光返照一般.想要将所有的力气在这最后一声怒吼之中爆发出发.吓得穆南是下意识地往后一跳.就连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抽了出來都不知道.

“啊.你别过來.”就像是被尸魁的怒吼引起了共鸣.徐小云随即也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见到穆南下意识地靠了过來.她第一次像是小女生看到蟑螂老鼠一般地叫嚷了起來.就连外面守着的诸多士兵都迟疑了好一会.才终于确定这就是他们队长的声音.然后毫不犹豫地冲了进來.并见到面前这一幕看似惨烈的场景.

一只强壮到不像样子的尸魁靠坐在墙角.左臂上开了一个碗口大小的口子.虽然看上去并不怎么致命.可是尸魁的反应却非常的剧烈那个样子就像是男人被狠狠踢到了蛋蛋.惨叫声让众多士兵都是一阵心寒.暗想穆南这个家伙是不是把什么从那个伤口之中放了进去.

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穆南的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穆南右手之中紧紧地抓住了尸魁的一撮肌肉组织.还是十分干瘪的那种.像是从千年干尸身上硬扯下來.而且穆南的表情也是非常的怪异.那种舒畅到极点的笑容还残留在脸上.同时又被尸魁的怒吼吓出了极度的恐惧.又哭又笑的让人不知道他此刻心中到底是什么感觉.

徐小云身上都是十分的正常.甚至衣服都是干干净净的.沒有沾上多少灰尘.可是她的表情却将众人都吓了一跳.徐小云以往的作风都是十分强硬的.别说是像现在这种小女生一般的慌乱.平时就连笑容都沒有多少.也因此每个士兵心中都下意识地联想到.这里肯定发生了什么十分恐怖的事情.否则队长也不会吓成这个样子.

于是现场就在尸魁不甘的怒吼之中诡异地保持着“平静”.无论是穆南和徐小云.还是后來赶到的众多士兵.都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就那么傻愣愣地看着彼此.就像是在一起玩“我们都是木头人”一般.

然而尸魁的怒吼终于有落下的时候.这一声长长的怒吼也似乎真的耗尽了他最后的力气.在声音落下的同时.他那庞大的身躯便彻底软了下去.就像是一个特大号的女朋友.在漏气之后迅速地瘪了下來.小山般的身体也逐渐萎缩到了一个正常人的范围之类.只是那张大脸还是那么的狰狞.沒有一点正常人的样子.

“你.你还是人吗.”最先反应过來的还是徐小云.就见到尸魁彻底软了下去之后.她再次一脸警惕地盯住了穆南.还是认为那只尸魁沒有这么简单.肯定是通过这个诡异的方式对穆南进行了夺舍.也行此刻的穆南已经不再是人类了.而是一只披着人皮的尸魁.

“我.我也沒对你做什么呀.”脑子短路的穆南下意识地以为徐小云是在骂他不是人.可是他也沒有对其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啊.除了在碎石区偷看了两眼之外.可也用不着被骂成不是人吧.

一众士兵也因为穆南的回答而想歪了.纷纷一脸怒容地看着穆南.以为这个小子对他们敬重的教官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情.都是一脸生吞活剥才能泄恨的样子.

“臭小子.说.你到底对我们队长做了什么.”“你丫的是不是不想活了.我们队长你也敢碰.”“对.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们队长可是我……我们最重要的人.”……

顿时.针对穆南的讨伐便瞬间到达了**.其中更是有些人在激动之下差点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倒是弄得穆南和徐小云两个当事人一头雾水.穆南还只是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什么时候无意冒犯了徐小云.而徐小云则是被一群手下的反应给弄蒙了.老娘什么时候被这个小混蛋“做了什么”了.

“够了.”迅速反应过來之后.徐小云立刻恢复到了以往沉稳的样子.因为她已经看出來.穆南并沒有被夺舍.至少此刻的他看上去还是一名正常的人类.面对众多的士兵的口头讨伐.他并沒有露出尸魁那种失去控制的表情.而是一副无辜的样子看着自己.这一点就足够证明他的清白了.

几乎是瞬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不管之前骂的多么痛快淋漓.在徐小云的一声喝止之后.所有人都瞬间从一个街头混混变回了一名严肃的战士.一丝不苟地站在徐小云的两侧.做好了随时接受检查的准备.

场中唯一沒有变化便只有穆南.他还是那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样子.可怜兮兮地看着徐小云.心中却在偷笑.其实在一开始穆南便知道徐小云在担心什么.不过他也乐得让这些士兵们误会.认为他和徐小云之间有什么.所以也干脆懒得解释了.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你的身体真的沒事了吗.”为了以防万一.徐小云还是上前小心地盯着穆南看了两圈.除了右手上残留的一些肌肉碎屑之后.实在看不出有什么问題.于是也只能象征式地问了一句.却让一旁的士兵们表情更加怪异了.

他们原本就以为穆南和徐小云之间有什么.徐小云这句话又问得不清不楚的.听上去就像是两人在准备做那事的时候.穆南的身体突然出了什么问題.徐小云不满意了才骂穆南不是人.然后被他们撞破之后又消了气.又开始关心穆南的身体了.

“沒.沒事.”穆南也第一时间意识到了徐小云话语之中的歧义.差点沒忍住笑了出來.一脸诡异地又有了之前的那副样子.吓得徐小云以为他的身体真的出了什么问題.说不定那尸魁隐藏起來的力量就要爆发了.

“你.”徐小云忍不住惊喝一声.可是穆南很快就将表情恢复了正常.让徐小云又无法肯定自己的判断了.只好用疑惑地眼光看向另一边的士兵们.因为她已经注意到他们之中传來了一些悉悉索索的小声交流声.好像还是在说她和穆南之间的事情.顿时引起了徐小云的不悦.

要知道平时徐小云的治军之道可是非常严格的.在训话的时候根本沒有人感私下说话.一个人挨训整个部队都一起认真严肃地听着.对于惩罚更是从來都不敢又丝毫的异议.今天这是怎么了.不断一进來就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现在还敢在背后议论她了.

见到徐小云看过來的严厉眼神.士兵们瞬间收起了嬉笑的神色.其实他们也沒有什么恶意.只是这位老教官平时实在是太严肃.行事风格更是强硬无比.弄得四十多岁还是单身一人.军队之中甚至沒有几个人敢追求她.这次却遇到了穆南这个奇葩.而且两人之间好像还有点來点的意思.于是这些士兵对穆南的态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这也是他们在进來之后只是对穆南进行声讨而沒有实际行动的原因.

可是徐小云的心中可不是这么想的.她下意识地认为是穆南的搅局让她在手下们的心中失去了威信.对于穆南的怒火又再次高涨了几分.心中迅速思考着该如何惩治这个小子.

上海治疗男科医院用法用量明确精准的止咳药有哪种女性经期小腹部胀痛

益母颗粒月经期能吃吗
藤黄健骨丸
清远知名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