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魔装第六七三章出场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1-01-16

魔装 第六七三章 出场

其他海船上的修行者和水手们看到苏唐的攻击,一个个唬得魂飞魄散,能释放御空术的,拼力飞往空中,逃离了海船,不能御空而行的,如下饺子一般往海水里跳。

苏唐已经站起身,脚尖轻点,身形已经飞离了变异银蝗,扑向一艘大船,手中非常有意义。的魔剑再次释放出耀眼的光幕,光幕落处,竟然把那艘大船的船头劈了下来。

变异银蝗扇动鞘翅扑向另外一艘大船,它没有别的多余动作,只是闷头向下俯冲。

下一刻,变异银蝗从大船的船头处●普京准备拿华盛顿一天都不好耽搁的“急务”说事儿了靠近甲板,接着闪电一般贴着甲板掠过,急速扇动的鞘翅把桅杆、尾舵、船舷乃至风帆,全部绞得粉碎,甲板上十几个尚来不及跳入大海的水手也被绞成了无数飞溅的血肉。

随后,变异银蝗又快速拉升,飞向空中,一群向各处逃窜的修行者落入它的眼帘,变异银蝗眼中露出了狰狞的红光,它张开嘴,无数点灰褐色的水滴从恐怖的口嚼器中喷射出来,如暴风骤雨一般卷向前方。

如果说那些修行者象一群飞舞的蠓虫,那么变异银蝗就成了一个巨大的喷雾器,只是瞬间,数百个修行者的身体被水滴轰成了千疮百孔的筛子,有的甚至直接炸开。

紧接着,变异银蝗猛地改变了方向,奔着苏唐的位置掠去,苏唐的视线落在了最后一艘大船上,身形微微一顿,变异银蝗已从他脚下掠过。

变异银蝗对距离和方位的把握是非常巧妙的,正好让苏唐重新坐在了圣座

“做得不错。”苏唐轻声道,随后抬起手,遥遥向最后那艘大船挥去。

轰……那艘大船立即被一道巨大的光柱笼罩在其中,大船上空中正拼命逃离的修行者们被也光柱罩住,他们同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苏唐的魔之光,速度绝对是天下第一,只不过杀伤力差了些,无法穿透圣境级大修行者的护身神念,就连大尊释放出的领域都能抵消大部分伤害,而那些修行者当中虽然有几个大祖,但万万没想到苏唐的攻击距离会如此之远,等他们看到苏唐挥拳,再想释放出领域,已经晚了。

苏唐已挥出第二拳,那艘大船变成了黑色,而那些修行者身上都冒出了浓浓的烟气。

接着,苏唐又挥出了第三拳,那艘大船蓦然燃起了熊熊的火焰,那些修行者也化作一颗颗火球,接连从空中跌落。

其实苏唐这三拳是连续挥出的,时间还不到半秒,加上魔之光的瞬发即至,那些修行者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幸存的修行者们继续作鸟兽散,苏唐的力量太过恐怖,这片海域已经变成了地狱,他们不敢有丝毫拖延,这个时候能逃多远就该逃多远。

远方,又有十几条海船跳入了苏唐的眼帘,苏唐轻轻吁出一口气,贺兰远征赶过来了,那么梅道庸和荣华、荣盛也应该在附近,合四位大尊之力,围剿那些修行者已经足够了。

变异银蝗的在空中旋转了半圈,向着邪君台深处激射而去。

此处刚刚接近邪君台的外围,距离邪君坟尚有数百里远,不过有变异银蝗做脚力,这点距离完全不是问题了,只是片刻,苏唐已感应到了从邪君坟传出来的灵力波动。

从人数上来说,魔神坛这边的占据着优势,司空错、花西爵、宁战奇、霍明世还有白行简都在邪君台,卫七律在摩云岭,呼延铮木受创太重,加上魔神坛也需要圣境级大修行者镇守,所以和慈航、云将一起留在了大光明湖。

魔神坛出动了五位大魔神,而往生殿这边只有三位圣境级大修行者,上左使、司空星野,加上一个不明来路、始终沉默寡言的中年人。

其他都是大尊级的修行者,可能是因为经历过不少次帝流浆的缘故,几乎都达到了巅峰期,再熬个一年半载,说不定往生殿会多出几个圣境,但很可惜,如果这一战输了,他们便再没有以后了。

不过,战局却对魔神坛很不利,那上左使不知修行的什么灵诀,异常古怪,竟然催生出数棵粗壮无比的大树,每一棵大树都有数十米高,而且能象活物般四处游走,甚至可以腾空飞掠,那已经不是树了,而是树人,或者叫树妖。

树妖呈青灰色,散发着黑色的烟气,它们拥有极为可怕的腐蚀之力,不管是和人接触,焉或是和灵器接触,都能造成莫大的伤害,宁战奇便吃了大亏,他的分光乌虹剑本是飞剑,结果在飞剑出手后,被树妖挥动枝叶震飞,剑体上便散发出阵阵烟气,分光乌虹剑中蕴藏的灵力和神念被削弱许多,使得宁战奇再不敢祭出飞剑了。

司空星野也是北京破解“城市病”而采取的重点攻坚。各个改革专项小组都有明确的负责人与清晰的改革使命也是圣境级修行者,司空错只把叠击诀修行到九叠击,她的首徒颜绯月也不过把叠击诀修行到十一叠击,便已经能傲视大光明湖了,而司空星野竟然练成了十四叠击。

叠击诀的特点就是越打越快,尤其是积累到十叠以上,司空星野的身形已变得快如鬼魅,来无踪去无恪守中华人民共和法律王法公法律律例。影,就算是圣境级大修行者,也难以捕抓到他的轨迹。

司空星野第一个便找上了司空错,但,只是坚持了几息,他不得不换了一个目标,因为根本没法打。

严格的说,司空星野的资质和天赋都要比司空错强一些,能把叠击诀修行到十四叠击,就是一个证明,可惜,资质和天赋并不等于智慧。

叠击诀最大的优势就是快,而叠击诀最致命的破绽也是快,司空错早就悟到了这一点,所以她才会放弃了叠击诀,转而修行魔诀。

修行者的力量来自于灵脉的震荡,灵脉的震荡不是一挥而就的,所以有些修行者释放大诀时,需要一定的时间来积累、酝酿,才能让自己的杀伤力达到最大化。

司空星野的速度太快了,快得几乎没有时间来震荡灵脉,如果他对付的是普通的修行者,每一击都能轻松自送的杀掉一个,但对付圣境级大修行者,他那点杀伤力就远远不够了,叠击诀的攻击太过薄弱,很难攻破圣境的护身神念

很久以前,司空错还是大祖的时候,曾经遇到了蓬山的金刚圣座,被逼得非常狼狈,她的攻击只是给金刚圣座挠痒痒,而金刚圣座只要击中她一次,便能要了她半条命,虽然她能利用速度上的绝对优势,总是能在危险降临之际及时避开,但她也拿金刚圣座没办法,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金刚圣座摘走了她急需的灵药。

司空错痛定思痛,开始全力修行魔诀,魔诀是一种汲取天地灵力滋养魔装的法门,她没有魔装,不过因为巧合,结识了薛家霸诀的开创者薛兴天,受到霸诀的启发,索性另辟蹊径,以自身为器,用魔诀温养自己的肌骨。

事实证明,司空错这条路走对了,她虽然没有灵器,但本身就是武器,又利用魔诀练出了极为强横的灵力和神念,举手投足都能释放出莫大的杀伤力,以前就算金刚圣座站着不动,任她狂攻,她都未必能伤得到金刚圣座,现在如果金刚圣座敢这么做,不出几息的时间,她就能攻破金刚圣座的灵诀。

最关键的是,她完美的克制了司空星野的叠击诀,而司空星野是让她最刻骨铭心的仇敌,对她来说,这样已经足够了。

不管是司空星野,还是那不明来历的中年人,都不足为惧,往生殿的修行者能挡住五位大魔神的猛攻,只因那位上左使的存在。

七个几十米高的树妖挡在前方,护着往生殿的修行者们且战且退,它们的身体坚韧到了极点,又拥有恐怖的腐蚀力,让五位大魔神束手束脚,不得全力施展,加上对面也有三位圣境居中策应,想把敌人留下来或者全数歼灭,那就有些不切实际了。

可以说,如果不是担心苏唐赶回来,还有附近悬停着一具具飞棺,往生殿的人未必会选择撤退,优势在他们那一边。

苏唐赶到时,往生殿的修行者们已经退到了崖边,感应到苏唐的气息,战斗旋即便中止了。

苏唐的出场气势强横到了极点,接近邪君坟时,他从变异银蝗身上飞掠而起,启动魔装散发出的黑色旋流在他身后凝成了一道千余米长的彗尾,飞临邪君坟上空时,他又释放出魔之翼,让自己的身形在瞬间急停,空气被硬生生震出了圆弧状的冲击波,卷向四面八方。

司空错等人轻轻吁出一口气,而往生殿的修行者们如临大敌,目不转睛的看向苏唐。

这里是邪君台,苏唐又是邪君台的主人,在他出现的同时,一百零八具飞棺同时微微颤动起来,而苏唐的气息和邪君台、还有飞棺融合在了一起,让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迫感。

“苏先生,幸不辱命,我们支撑到你回来了。”白行简淡淡说道,像他这样人老成精的大修行者,通常都会忘记怎么样直截了当的说话了,总要包涵自己的潜意。

萍乡治白癜风哪里比较好
郑州好医院白癜风
乌鲁木齐早泄治疗费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