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间客第二卷上林的钟声第六十九章阳光中的联搭配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5-21

间客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六十九章 阳光中的联邦偶像

这是一间干净明亮的大房间。四周墙壁和装饰的颜色都很淡。由白渐入芽黄。让人看上去很舒服。在窗边搁着一张小桌子。桌子下方是一整张绒绒的毛毯。毛毯上有个穿着普通白色纱裙的女孩儿。

女孩儿坐在桌子旁边。安静的看着桌上的一本厚书。凌乱的紫色短发遮住了她的耳朵。晶莹弹嫩的耳垂却俏皮的从那头紫色乱发里钻了出来。明媚的阳光从窗外射进来。光线之中没有一粒微尘。那样的澄静。照在她的容颜上。那让澄静的神情愈发夺人眼目。

长长的睫毛安静的搭在女孩儿眼帘上。白玉般的脸颊在阳光下微生红晕。那本书籍的厚度比她的手还要更厚一些。显的她那一双柔若无骨的手。十分精致。

午后阳光下的清纯女孩儿。似在看书。却更像是熟睡了。紫色的发丝从她光滑的额头上搭下。像是一络葡萄叶。正在轻抚睡梦中的女子。

这是一幅令人动心的画面。

许乐心动了。他怔怔的看着床边不远处的阳光。看着阳光下的女孩儿。觉的自己的眼睛有些干涩。觉的自己的大脑有些不够用。眼前这幅画面像是静止的。却又如此生动。像是大叔当年挂在矿坑操作间里的那幅海报。但是这个本应该出现在海报上的女孩儿。却比十四岁时要成熟了些许。依然是无比迷人的少女。但那眉眼。那俏直的鼻尖。那在光线下清晰可见的耳廓上的晶毫。都在告诉他:

这是简水儿。这是真的简水儿。这是活的简水儿!

许乐想去揉自己的眼睛。却发现自云计算商企业都意识到要向互联电商转型己的右臂处传来一阵剧痛。险些叫出声来。却因为咽喉处的失声。而变成了喉咙里的一声闷响。他困难的移开投往窗边的目光。往身体看去。只见自己的身上插着几根不知道什么用途的管线。而自己正躺在一张雪白床上。手边有紧急呼救按钮与氧气通道。看来是一张病床。

昏迷之前的回忆早已全部回到他的脑海之中。他知道眼前的一切不是梦。虽然很像梦。

他不知道自己明明将要死在那名武装分子的手中。怎么却又活了下来。出现在这个病房间。许乐是个很冷静的人。从窗外射进来的阳光。他便知道。自己此时肯定已经离开了临海州。那个风雪交加的世界。不应该有如此明媚的阳光。但是下一刻。他又不敢肯定。万一自己昏迷了半年。已经到了临海州的夏天呢?

在当时的绝境中。谁救了自己?

许乐怔怔的看着窗边的紫发女孩儿。不明白简水儿怎么从梦里走了出来。并且安静的在自己的床边捧着书本睡着。

但是自己活下来了。这个事实令许乐感到了无比的放松与开心。人生近二十年里。第一次距离死亡那么接近。让他对于生活好像有了一些新的认知。

<2240p>在这一刻。他想到了刚才昏迷中那个古怪的黑梦。却马上将那个怪梦抛到了脑后。因为他的面前就有一个梦。如果黑色空间里的怪梦是噩梦。那么眼前的这幅动人画面是美梦。

美梦成真。

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许乐渐渐清醒。他的大脑逐渐取回对身体的控制权。这也意味着他身体的感知也能够准确的进入他的大脑。一种微麻的感觉之后。是无处不在的紧绷感与干涩感。紧接着。许乐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

他的右腿有了感觉。痛的感觉。他觉的这条腿就像是被打成碎片的玻璃器皿。再被重新组合起来。布满了裂痕。每一道裂痕都是一道痛。

而他的身体上也不知道究竟留下了多少伤口。都在同时疼痛。更恐怖的是。他的身体内部。颈后。每一块骨头。每一对肌肉纤维都开始酸痛起来。就像经历了无数次的运动。造成了难以修复的损伤。

一声闷哼。许乐盯着雪白的天花板。习惯眯着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那处。瞪圆了很多。几滴冷汗刷的一声从他的额头上流了下来。顺着耳畔的皮肤。流到了枕头上。

他很坚强。他的耐力很强。他是一块来自东林的石头。可是在这种痛苦下依然快要承受不住。他要在身周的环境里寻找可以转移感觉的方法。就像特工割肉取子弹时。喜欢看色情电影。这是一个道理。

好在此时病房内有一个足以完全吸引许乐注意力的画面。他极为困难的转了转脖颈。望向了窗边桌旁的那个紫发女孩儿。

许乐在病床上的一声闷哼。惊醒了窗边阳光中的紫发女孩儿。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丝。她从睡梦中醒来。揉了揉眼。显的有些迷糊。看着手中的那本厚书。可爱的伸出舌头笑了笑。然后站起身。在阳光下尽情的伸了一个懒腰。

她在阳光下握着拳头。把手臂举了起来。尽情的舒展着自己的身体。这个姿式把她身体的曲线完全的展露出来。

病床上的许乐。看着阳光穿过透明的玻璃窗。穿过纤净无尘的空气。洒在了白衫少女的身上。一时间不由怔了。忘记了自己身体里无处不在的痛楚。

阳光洒落。穿透了女孩儿身上那件白色的裙衫。白裙的材质很轻薄。在这样直接的阳光下。起不到太多遮掩的作用。白色的衣料在阳光下近似透明。轻轻柔柔的覆盖在那具青春少女的**上。尤其是从背光的病床角度望过去。更可以清晰的看见。那具如白玉兰一般的身体。

澄静光幕中。少女柔嫩的胸部曲线在一件白色抹胸的包裹中。腰身小腹都在泛着白光。十分美丽。

许乐愕然多一分和平与安宁。新华社李木子摄(韩晔)前一页[1][2][3][4][5][6][7]下一页尾页8月6日的看着这一幕。下意识想闭上眼睛。

以前封余大叔曾经告诉过许乐。如果他在少年时代碰见一个女生。明明长的很漂亮。但你却根本不想去窥视她的身体。更不敢在脑中幻想那些与**有关的事情。那就证明你喜欢上了她。而且还是真正的那种喜欢。

许乐的少年时代已经结束。进入了青年。但在漫长的二十年岁月中。他只对两个人产生过这种情绪。一个是张小萌。一个便是眼前这个紫发的小女生。

对于他来说。简水儿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是他大声呼喊要娶她为妻。内心却无比自卑的对象。却又是日日夜夜陪伴着他的回忆。在许乐的心中。简水儿是很多情绪的复合体。在某些时刻。他甚至很自嘲的想道。自己其实把这个联邦的偶像当成自己的妹妹。因为对她有一种很先天的亲切感。就像看见先艺一样……

所以他想闭上眼睛。总觉的自己窥视那件白裙下风光的眼光。对她都是一种亵渎。

然而许乐已经看到了那些春光。在此时他根本无法将对方当成亲切的亲人看待。他只知道自己看到了无数联邦男人想看而绝对看不到的美妙……在这一瞬间。无比虚弱的他。觉的受到了最强烈的刺激。甚至比……那个奇怪黑梦里所有各式各样、浑身**、无比魅惑的女人加起来的杀伤力更大!

穿着白裙。一头凌乱紫发的联邦偶像。在病房的阳光中。微微眯眼。享受着扑面而来的阳光。檀唇微启。满足的叹息了一声。更添娇憨明媚美感。

病房里响起了哧的一声轻响。她的眉毛微微一皱。偏头望着自己的白裙。苦恼的说道:“可怜陪伴了我四年的连衣裙。怎么一挥手就破了呢?”

“难道我真的长胖了?”她的眉尖蹙起。可怜兮兮的自问道。

“不。你是长大了。”

许乐盯着那身白裙下的青春身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梦中小情人。竟然会说出这样一句无厘头的话。他在心里替对方解释了一句之后。再也承受不住精神上的刺激和**上的双重折磨。两眼一黑。脑袋一偏。干脆利落的昏了过去。

似乎是注意到病床上的些微动静。简水儿微微一愣之后。向着床边走了过来。她怔怔的看着床上那个仍然陷于昏迷中的年轻人。看着年轻人平凡普通的面容。很自然的想起演唱会结束后那惊险的一幕。想到自己和桐姐怎样将这个家伙从血泊中救了出来。

看着年轻伤者脸上的冷汗。简水儿偏了偏头。从枕头旁边取出一块毛巾。胡乱的替他揩拭起来。然后将毛巾扔在了一旁。又开始盯着许乐的脸发呆。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了。简水儿不用回头。也知道这个敢不经自己同意。便闯进病房的人。肯定是桐姐。

一位三十几岁年龄的女士走进了病房。她看着病床旁的一幕。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眼神里充满了不赞同的目光。看着简水儿说道:“小姐。就算是为了躲避。准备春天的入校联考……但我想。也不用天天跑到医院来呆着。更何况。在我看来。您的时间并没有花在复习功课中。”

简水儿笑着回答道:“功课应该没有问题。电视台的长官和们同样烦人。选来选去。好像只有这家医院最隐蔽了。”

她转过头去。静静的看着病床上许乐的脸。心里也觉的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看见这个人就觉的很熟悉。对方一直在昏迷。为什么总能给自己一种安静和……亲切的感觉?就像是很久以前在哪里见过一般。

简水儿的目光滑过许乐露在被外的手臂。在那个金属手镯上一扫而过。并没有太过在意。

(终于发上来了。长出了一口气。今天是六月的最后一天。这时候是下午两点四十五分。距离最后的时刻还有十个小时。目前的差距是四十张月票。这是我今天更新的第一章。我在努力。大家一起。加油。)

止咳药不含防腐剂效果好吗
腿部淤青发紫怎么消除
安徽治疗白癜风方法
痛经怎么调理的食谱
延安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宿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