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代表万界争雄第三百七十五章再败叶无道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9-17

万界争雄 第三百七十五章 再败叶无道

“轰隆,”

无边的气势自天际滚滚而來,zǐ金神光更是直冲虚空,庞大的威压浩荡八方,

邪皇,问天,最后一刻,终于出现了,

这一刻,齐楚嫣哭了,浓浓的柔情全部倾注在空中那人的身上,娇躯剧烈颤抖着,死死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來,

他还是來了,可是......

高兴而又激动的看着空中的问天,千言万语化作一道柔情眼神,

似有所感,问天看了过來,两人的目光在虚空相撞,都能读懂彼此的内心,

“邪皇真的出现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不知道这次他能活着离开不,这里可是玄天宗,不是雷家,”

......

台上,雷博和鬼锐也是震惊的盯着空中的问天,想不明白为何问天还沒死,

“这怎么可能,”雷博的脸上尽是难以置信之色,当初他们可是亲眼见到问天被神狼攻击,可现在却好好的站在这里,

鬼锐阴冷是我盯着虚空的问天,眼中的杀机在不断暴涨,“该死,这是什么怪物,居然连妖神都沒能将他击杀,不能让他活下去,否则......”

主位上,谭元青的脸色也瞬间阴沉了下來,道:“问天,如若现在退去,我玄天宗不会为难你,否则就算你是万俟前辈的徒弟,我玄天宗也有理由将你留下,”

“退去,”问天嗤笑一声:“你玄天宗逼迫我女人,想将她强娶,现在又想让我退去,你不觉得好笑吗,”

脸色一沉,问天吼道:“放了小公主,否则我问天当与你玄天宗不死不休,”

“你还沒有资格与我玄天宗不死不休,”叶无道站了出來,轻蔑道:“小小的一个武王四重,也敢來我玄天宗放肆,简直不知死活,”

回头看向齐楚嫣,柔情道:“嫣儿,现在我就让你知道他问天也不过如此,你嫁给我叶无道当不会辱沒你,”

一步踏出,带着狂暴的气势冲天而去,瞬间与问天对立,

武皇一重的实力爆发而出,强大的威压朝着问天碾压而去,卷起阵阵巨大的风暴,

下方,所有人都兴奋的注视着这一幕,

“沒想到邪皇才武王四重,这怎么回事,难道他消失的一年里沒有修炼,”

“武王四重战武皇一重的叶无道,难胜,”

叶无道得意的盯着问天,道:“当初你在学院中胜一筹,若是男子汉,就正面与我一战,别依仗什么圣器在这里炫耀,”

一句话将问天的依仗封死,在他看來,问天的实力也不过个是依靠圣器,若是不动用圣器,自己必然能稳操胜券,

但是,问天似乎沒有听到他的话一般,目光仍然盯着下方的谭元青,再次开口道:“这是你玄天宗的选择吗,”

半晌,谭元青才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退出玄天宗,否则别怪我无情,”

闻言,问天一阵大笑:“无情,很好,那本皇就接下了,”

视线移到叶无道身上,问天的声音冰冷至极:“既然你那么想出风头,本皇就成全你,小公主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染指的,”

下方,人群中的众女也担忧的看着问天,但却沒有出声,静静的看着这一变故,因为,她们相信他,

一步迈出,问天的身影刹那出现在叶无道面前,恐怖的速度让人连反映的时间都沒有,

拳头挥出,带着遮天气势轰向叶无道,

“让你知道武王与武皇的差距,”眼神一凝,叶无道也刹那出拳,全身更是爆发出强大的气势,

“砰,”

拳拳相撞,低沉的炸响回荡在众人的耳旁,两道神光冲天而起,再次爆炸开來,卷起无边的气浪,

烟光之中,众人却震惊的看见,叶无道居然被问天这一拳给砸飞,划过百米才稳住身形,更是有强者还发现,叶无道的手臂在轻微的颤抖着,

“好强大,居然以武王四重的实力就击退武皇一重的叶无道,真实恐怖,”

但众人不知道的是,此时的问天可是武皇两重的境界,再加上那中品帝器级别的肉身,叶无道和他肉搏简直是找死,

上空,叶无道阴冷的盯着问天,内心也震惊不已,同时一股怒火在他胸腔中熊熊燃烧,想起之前自己的狂言,现在却被击退,让他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

“今天我要让你死,”

右手一抓,一把赤红之光笼罩的长刀瞬间出现在叶无道手中,凌厉的刀气浩荡而出,使得四周惊雷阵阵,

帝器神兵,毁天灭地的气势席卷向问天,所过之处,空间一阵颤动,

“真以为披上一件马甲就能改变你的不堪,”眼睛一眯,问天的身影刹那消失,

瞬间,“铛”的一声金属撞击声传來,只见问天的拳头结实的砸在刀身上,带起一阵刀鸣,这一幕惊爆无数眼球,

“好家伙,实力不可能如表面那么简单,”邪若双目炽热的盯着问天,全身更是散发着强大的战意,

一旁的谭清华面无表点击着色选项情的看着空中,道:“我不出手,玄天宗年轻一辈恐怕沒人能将他的全部实力逼出來,”

“你当真不出手,”邪若疑惑一声:“他可是打上你玄天宗來了,”

“我与他迟早一战,但却不是为宗门,”谭清华的眼中闪过两道冰冷之色,甚至还带有一丝恨意,沒人知道,作为玄天宗宗主的儿子,他却沒有一天开心过,

因为,当初的那一幕,他永远也无法忘怀,

谭元青,为了宗主之位,在自己面前亲手将他的妻子,谭庆华的亲生母亲杀害,仇恨的种子就在那一刻年小的谭清华内心种下,

虽然他做不到亲手为自己母亲报仇,但对于谭元青的恨,伴随了他十几年,也因此,他对玄天宗也无半分感情可言,

“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有这么好的出会都错过,”邪若大叹可惜,若问天是出现在天魔宫,他早就第一个冲出去了,这样的战斗才是他最渴望的,

人群的另外一边,帝道与万青也静静的盯着空中激战的两人,眼中的傲气尽显无遗,

“他很强,至今也沒有拿出全部的实力,”万青开口道,表情十分严肃:“只是不知道是否领悟了法则,是什么法则,真是期待,”

“砰,,”

一拳将叶无道震退,问天淡淡道:“热身赛结束了,”

声音虽小,却传遍全场,让所有人一阵兴奋,他们知道,好戏终于要开场了,

“狂妄,”叶无道冷哼一声,长刀带着一抹神芒,划过空间斩向问天,目标他的脖子,

电光火石之间,问天的身影刹那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叶无道的背后,包裹着zǐ金神光的拳头骤然轰出,

“砰,”

一瞬间,之前还气势如虹的叶无道,在这一拳之下,直接被轰响下方的广场,

“轰隆”一声,狠狠的正在地面上,顿时那坚硬如铁的广场产被砸出一个直径两米的大坑,

突如其來的变化,让所有人一时之间都沒能反应过來,愣愣的看着地面上的深坑,

半晌,叶无道才从坑中跃出,但此刻的他,脸色苍白如纸,胸前更是被鲜血染红,双目赤红的盯着空中的问天,再次重來上去,

但是,迎接他的却是一个宛如黄金浇铸的金色巨掌镇压而來,

“轰隆,”

沒人发现,金光之中,夹杂着丝丝的黑色气体,

巨大掌印瞬间拍在叶无道身上,将他整个人镇压在地面上,

“轰隆隆,”

众人皆感觉整个庞大的广场都产生一阵轻微的震动,都看自己适合做那一类的任务震惊不已,要知道这是玄天宗的主峰,巨大不知几何,现在却在问天的一掌之下产生了震动,这事何等恐怖的实力,

这一刻,所有人脸色都变了,看问天的眼神如看一个怪物一般,而掌印之下的叶无道直接被众人遗忘,直至金光消散,他那狼狈的身躯才呈现在中人眼前,

地面直接被问天这一掌轰出半米深,叶无道全身是血,静静的躺在坑中,显然已经昏迷过去,

“无道,”

叶承安惊喝一声,身影瞬间出现在叶无道身旁,将之抱起,发现只是昏迷过去时才送了一口气,

随即,无边的怒火爆发而出,抬头杀机凌然的盯着问天:“小子,老夫要让你生不如死,”

“轰隆,”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一股撕天裂地的恐怖气势升腾而起,震动苍穹,狂暴的威压而去,欲要将问天扼杀,

“小的不行,老的就來吗,好一个玄天宗,”问天嘲讽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广场,让所有人都是一惊,

敢如此说玄天宗,恐怕也唯有他一人,

“大长老,”

谭元青的声音响起,让叶承安神色一滞,狂暴的气势缓慢收了起來,带着不甘的回头,看向谭元青,道:“宗主,此人无视我玄天宗的威严,当杀,”

所有人眼神一凝,皆惊讶的看着叶承安,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要斩杀问天,若是让万俟展鹏知道,他们都无法想象会是什么情况,

然而中热你不知道的是,此刻的万俟展鹏,正静静的隐藏在虚空之中,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就是一旁的秋星河也猜不透,



平顶山白癜风专科医院
徐州看白癜风哪家医院专业
小儿脾胃虚弱饮食方有哪些